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

用爱托起明天的太阳——记松滋公益助学社二三事

在松滋众多的扶贫方阵里,人们习惯叫他们“爱心社”。其实那是大伙们对他们的昵称,他们真正的名字是“松滋公益助学社”。只是他们的旗帜上写…

在松滋众多的扶贫方阵里,人们习惯叫他们“爱心社”。其实那是大伙们对他们的昵称,他们真正的名字是“松滋公益助学社”。只是他们的旗帜上写着“行微善,传大爱”的字样,并且他们用自己的爱心奔走在百里乐乡,使得这面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,成就了无数失学少年的上学梦。

这家公益助学社创建5年了,从当初寥寥数人,如今发展成近千人的志愿者队伍,他们完成了从幼苗到成材的悦变,使之成为扶贫森林中的一道美丽风景。5年多的光阴里,他们从未停止过忙碌的脚步。先后策划了4届“爱在金秋,情满乐乡”大一新生助学活动,召开了6场“大手拉小手,爱心暧童心”联谊会,组织了5场“同心跨越,齐圆上学梦”的知识竞赛。5年中,他们筹集爱心助学款二百余万元,走访贫困学生家庭千余户,关爱留守儿童2000多人次,为140多名贫因学子找到了一对一资助人。他们的善举,被人们称为“失学少年心中的绿洲”,也有人说他们是“风雨中的摆渡人”。《湖北日报》、《荆州日报》、《荆州电视台》、《松滋电视台》,曾争相晾晒他们助学的珠玑,吸引了万千人的关注。

今年初,他们荣获“荆州好人”提名奖,簇拥他们走领奖台的,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助学故事。

(一)

齐齐是个苦命的孩子。他3 岁那年,村上山洪暴发,一股浊浪从山涧猛地冲下来,卷走了年轻的父亲。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齐齐的人生与苦难开始结伴。

那会儿,母亲除了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和一个90多岁的老太太。一家人的生活压力就像下雨天的稻草背在她的身上,让她一刻也喘不过气来。家境不光是徒有四壁,而且连一床像样的被子也没有。齐齐在这样的处境中,到了上学的年龄没钱上,上了学后交不起学费又辍学,当助学社社长吴丽丽沿着盘山公路驱车两小时,在深山密林中找到齐齐的家门时,她惊愕了,看着那一幅破败的惨象,和几双无助的浑浊眼神,她当场落下了动情的眼泪。

吴丽丽一把拉住齐齐,问:“想念书吗,孩子?”

齐齐怯生生地点点头,又瞄了一眼看了看吴丽丽的脸,吴丽丽心里明白,孩子在寻找答案。

“那好,你就认我做干妈吧!”吴丽丽的话,惊住了在场的每一个。她转身朝齐齐的妈妈说:“你放心,只要他肯读书,读博士的费用我也管。”听罢这话,扑通一声,齐齐妈妈拉着齐齐就给吴丽丽跪下了。吴丽丽赶忙上前拉起他们,“我们是一家人,你们这是干啥呀?”她再看看几位老人个个都是老泪纵横。

吴丽丽和他的助学社没有食言,5年来他们保姆式的跟踪齐齐服务,把一片爱心送到了一家人的心坎上。每年的寒暑假,吴丽丽都派车接齐齐下山来家里住几天,为他置办换季衣物,带领他参加各种助学活动,使原本性格内向的齐齐,心里装有了一盏感恩爱人的明灯,一下子变得活泼开朗了。去年在学校的一次读书演讲会上,他还得了第一名。而在助学社的帮助下,齐齐妈妈也在城里找到了一份工作,原本生活无望的一家人,就这样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。

成绩一直拔尖的齐齐,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,他是助学社“自己”的孩子,他成长的道路上,张满了助学社爱心人士的理想风帆,那彼岸,愿它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胜景。

(二)

俄国作家托尔斯泰说过,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家住老城镇胡家岗村的小雨,虽然只有14岁的年纪,她却承爱了一个不幸家庭所有的不幸。小雨2岁那年,家里发生了变故。先是父亲的生意破产,欠下一屁股外债,讨债的人把家里堵得水泄不通。后来父母离婚,小雨成了没妈的孩子,从小就与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。

好在,寒门出贵子。自幼懂事好学的小雨,自打上学后一路领先,一直是班上的优等生,而且好多次代表所在学校参加市里省里的比赛,次次都是凯旋而归。就在去年松滋市第一中学进行的优录考试中,她以优异成绩被名校工程班录取。要说,这该是多么高兴的事啊,如果爸爸妈妈都在,小雨这会儿一定是他们手心里的宝。可是,爷爷奶奶接到学校的通知书后,搂着小雨大哭了一场。因为家贫如洗的他们,实在交不起三年高中,四年大学的学费啊。

老人的心事,被村支书发现了。他没有声张,赶了几十里路到城里,敲开了助学社的门。

同是天下扶贫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?助学社听完村支书的来意,二话没说,连忙派人随村支书进村。他们核实情况后,连夜在公益助学社的微信群中发出倡议,让大家向这个贫困的孩子伸出援手。从当晚十时到第二天早上,短短几个小时就筹足了小雨几年的学费。吴丽丽称这为“闪电钱”,说一年总有那么几回。

而在认领结对的过程中,爱心人士为了赢得认领小雨,争得面红耳赤,都表示小雨上大学的费用一家独担。最后在助学社的调剂下,这场“官司”才圆满落幕。当小雨听说自己有了“家”时,高兴得哭了。她对与她结对的陈阿姨说:“阿姨,可以让我叫您一声妈吗?我好多年没有叫妈了。”结对一年来,小雨每周都去陈家吃住,“陈妈妈”叫个不停。陈阿姨更是待她比亲闺女还亲。让这不幸的孩子就如掉进了蜜罐里。她不仅出落得亭亭玉立,而且还当上了学生会干部,并在不久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在助学社,小雨不是孤案。几年里,有为多名孩子沐浴了他们爱的阳光。

(三)

“每一次,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。每一次,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。我知道,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,带我飞,飞过绝望。”张韶涵的这一首《隐形的翅膀》,曾经唱哭过许多人,也唱碎过许多心。10多岁的琪琪,就是一个曾经折翼的少年,幸运的是,在他想要飞翔的时候,助学社给了他一双隐形的翅膀。

或许是因为身有残疾,或许是因为家贫如洗,总之过了背着书包上学堂的年龄,琪琪也从未跨进过一次校门。当助学社的叔叔阿姨问起这事的时候,琪琪不说话,只摇头,委屈的泪,扒拉扒拉直往下掉。

两年前助学社造访这个贫困线上挣扎的普通人家时,是这个家庭久违的喜庆之日,因为家里从未来过这多热情而又陌生的面孔。可惜家里穷得只有3把破旧的椅子,多一个人都只好站着。那时候琪琪只有8岁多,看上去比同龄人小了一号。而他母亲又是个盲人,一家人的生活重荷,就全靠着他父亲孱弱的肩膀来扛着。要命的是,本已拮据的家境,又因琪琪先天性脐窝缺损做过多次修复手术和疝气开刀,背了一坨账。而且琪琪同时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,血管瘤等多种疾病,等他成人后,还将面临大手术治疗。他父亲一脸无奈的叹息道:“家里穷得叮当响,伢子用什么上学啊!”

“一个都不能少。”这是助学社当初创建之时立下的誓言。针对琪琪一家的实际情况,助学社第一次在群里组织了一次千人大讨论,让大家拿主意,献良策。随后他们成立了工作专班,一边为琪琪联系上学的学校,一边为他筹集后期治疗的费用。他们两边紧锣密鼓,把一场爱心大戏唱得有板有眼。

琪琪上学那天,助学社张灯结彩,开了一个隆重的欢送会。琪琪像个出嫁的姑娘,穿着新衣裳,挎着新书包,走进了自己渴望已久的学校。助学社担心他跟不上班,还特意给他配了一个三人辅导小组,把他扶上马,再送一程。

两年过去了,琪琪在学校入了少先队,当上了学习委员。他每半年都要到定点医院检查一次身体,后续治疗的手术费早已存进了属于他的账户。

为一个琪琪,他们就操碎了心。而琪琪,只是这家助学社扶贫路上的一个缩影。

我们曾想用文字的魅力,来升华助学社这一群爱心人士的思想情操。但遗憾的是,每一个受访者都缄口不谈自己的付出,他们的口头禅就是“为了孩子”。因为孩子是明天的太阳,孩子是祖国的未来。无论是感恩社会,还是报效国家,他们都无悔当初的这个选择。

是啊,选择了助学路,就选择了牺牲和付出。可这群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的人们。不仅走得英姿飒爽,而且走得脚印坚实,在他们的背后,为我们写下了一条闪光的足迹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中国乡村振兴网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:ydhlweixin@qq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anermeng.com/news/6716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767176902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